连川

[杀戮天使]甜甜圈(六)

CP:Ray×Zack


前文指路

(一)  (二)  (三)  (四)  (五)


——


  (六)亡命

  

  

  少女让青年低下头,为他戴上毛茸茸的口罩和针织帽,然后听到了一声不满的嘟嚷。

  他们在布谷鸟第一声鸣叫之前启程,踩着微曦的晨光,走在不会被睡梦中的城市察觉的路上,脚步和呼吸都轻轻的。

  

  小巷昏暗、狭窄又肮脏,却带来了不可思议的安心感。

  

  两只野猫蜷缩在垃圾桶边,少女蹲了下来,找不到什么东西能逗猫,只好伸出手,小心翼翼地招呼着:“来,来这里,喵。”

  被晾在一边的青年不高兴地啧了一声。

  

  ——猫跑掉了。

  

  少女没察觉到猫离开的原因,单纯地丧气起来,消沉了一小会,青年又抱怨一声——揉了揉她的脑袋。

  “走吧。”她回头露出一个笑容。

  

  回到大路时,已经是送奶员在城市穿行的时间了。

  

  青年警惕地盯着那些骑着自行车的年轻人们,就好像已经做好了哪个人多看他们几眼就杀人灭口的准备。

  少女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问:“Zack,想喝牛奶吗?”

  

  “才不是!”

  啧。

  

  他们就和再普通不过的两个人一样,走在这个冬日早晨的路上。

  走得暖和了,乍一转身吐气的时候,看见气雾弥漫在两个人身后。

  

  虽然青年烦躁又紧张,但是少女时不时和他说:“Zack,放心,不会让人发现的。”

  这样好像就能安心下来。

  

  只是,被拉着排进地铁站的长队,不得不和其他人摩肩接踵挤在一起的时候,少女觉得青年的忍耐说不定就要到极限了。

  “Zack坐过地铁吗?”她问。

  

  “没有!”——理所当然地收到一句迁怒的喊叫。

  

  “地铁是有点挤,不过很方便,也很快。”少女认认真真地说,就好像这个问题不是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,而是单纯为了和他解说。

  说着她还拉过青年的手,示意自助购票屏幕上的按钮,“按这里,选终点站,然后从这个口子放钱进去就可以了。终点站可以从地图查,也可以找别人问路……”

  

  青年的火气被噎了回去。大概是她说得太认真了,让人只好也乖乖地听着。

  

  在他们的脚步踏向地铁站最后一级台阶时,车门即将关上的警告声响了起来。

  

  “这是啥?”青年问。

  

  “这班车马上就要开走了的意……Zack?!”

  少女话没说完突然被拦腰抱起来,只好紧紧抓住青年的衣服。

  风和失重的感觉包围了她。

  

  “赶上了。”

  睁开眼睛的时候,她看见青年的脸上露出大大的笑。

  ——她猜那应该是“我厉害吧”的意思。

  

  “……Zack,危险。”

  

  “……啰嗦!”

  

  有个人抬眼看了他们,却也不是很在意。车上的人都睡眼惺忪。

  

  青年把少女放了下来。

  地铁启动时她却没站稳踉跄了几步,一直撞在了另一个人身上。

  她刚想道歉,就被青年抓到了身边,然后青年伸出手环住了她的肩膀。

  “站都站不稳。”

  他啧了一声。

  

  “嗯。”少女像只兔子一样老实地承认。

  

  地铁慢慢停下。

  这次少女倒向了青年的方向,也理所当然地被他接住。

  在他身边,完全不用担心会摔倒在地一样地,被保护着。

  

  “到了?”片刻后,青年看向自动打开的车门。

  

  “还要转车。”

  

  “…………”

  

  如果心情可以变成画面,那Zack的心情大概和毛线团一样吧。

  少女看着他的背影想着,跟了上去。然后默默走到青年前面,不着痕迹地带着方向。

  

  忽然,手被拉住了。

  少女警惕的回头,却对上了青年的眼睛。

  

  “要是走散了,我可找不到你。”

  他说。

  

  “……嗯。”

  

  

  他们在一个个车站间拥挤的人群中穿行。

  

  那之中,当然是一脸倦容或者漠然的人多一些。

  但是有时候,也会有那么一两个,一边说话,一边露出灿烂的……刺眼的笑容。

  有的在打电话,有的和同行人说话,还有的,什么都没做,只是走着走着,像是想起什么就露出了笑容——露出幸福无比还略带傻气的笑容。

  

  少女有些担心地看着青年。

  

  “干嘛。”

  

  “没什么。”

  

  青年只是专注地走着,甚至稍微有些发呆,根本没有注意其他人。

  

  “……所以说你干嘛。”

  

  “……没什么。”

  

  “哈?”

  

  “……也没什么,就是Zack,看见其他人开心的表情的时候不会有,”少女顿了顿,在思考合适的措辞,“嗯……‘那种冲动’吗?”

  

  “人太多了谁有心情看他们什么样子啊!”

  

  “……诶。”

  少女没想到这个回答,愣了一下,然后忽然轻笑。

  

  “……干嘛!”

  

  “没,没有,真的没有。”她连忙摇头。

  

  哪个地方的人一旦多了起来,就总会变得吵闹又恼人。

  

  青年偶尔会啧一声,感叹怎么会有这么多人。

  少女在这时总是会在心里悄悄猜测他是不是想减少一下这里的人数。

  不过没有,青年似乎只是随口抱怨一声。

  

  到了换乘站时,出口的人群分成两拨,原本明明像是混杂的巧克力豆一样看不出有什么不同,可是有些却那么明确地拐了个方向,毫不犹豫地走向了他们的目的地。

  每个人都有要去的地方。

  

  他们……

  当然也有。

  

  嗯,他们也有他们的方向啊。

  

  终于要离开地铁站时,青年看着出口的那一小片天空,迫不及待地拉着少女在自动扶梯上跑着。

  在自动扶梯上跑也有点危险……

  少女皱着眉,默默地跟了上去。

  

  青年就在出口的路边哈啊哈啊地大口呼吸,简直就像刚刚溺水了似的。

  “老子再也不要进这种地方了!”

  

  “嗯,不用再坐地铁了。”但是她本来还打算坐公交车……算了,“接下来步行就好了。”

  

  坐车一下子就能到的地方,非要用双腿去丈量的话,就成了长得不可思议的一段距离。

  

  可是这样,好像也不错。

  冬天的太阳也很舒服,少女想。

  

  午饭时间在西餐厅的隔间里度过。

  少女本来想教青年怎么用刀叉吃牛排,青年却自然无比地用叉子把牛排整块叉了起来,直接一口咬上去。

  

  “还行。”他一边嚼着一边评价。

  

  “……Zack的风格。”

  少女说着低下头,露出一个青年没看见的微笑,然后放下了刀,把叉子叉向牛排的中央。

  ……啊,掉下去了。

  

  那边的青年一点不给面子地嗤笑,还带着一丝得意。

  

  他没告诉身边的少女他有时候都会忘掉正在逃亡这件事。

  最后他们又走了几次小巷。那时他才稍微回过神来,啊,这里才是属于他的地方。他早就习惯这样被城市遗忘的巷子,厌恶也好喜欢也好,通通都说不上。只是当这时它们非要提醒他正被人追着跑这件事,却又稍微,让人有些讨厌了。

  

  “出了这个巷子就是州际公路了。”少女揪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青年。

  

  “啊,快到了的意思?”青年抓抓头发问。

  

  “嗯。”

  

  

  那是结束。

  

  ……尽头。

  

  但少女说的话,大概不是他现在看到的那个意思。

  

  无数红蓝的警灯晃得人目眩。

  离开这个州的路被警车封锁,只留下一个小小的通道,排起了问询的长队。远处似乎也有警笛的声音。

  

  青年一下止住了脚步。

  

  野兽在面对敌人时,总会在战和逃里选择一个,如果没有胜算,面临死亡的威胁,或者仅仅是因为害怕受伤的疼痛,它们便害怕,然后逃走。

  能赢,才战。

  可他不可能在这里掉头逃跑吧!都已经走了这么远了,叫他怎么狼狈不堪地转身逃跑啊!

  他不可能和Ray说,说做不到吧!

  

  只有战或者战。

  ……虽然他明知道,赢不了。

  

  其实他们逃不出去这件事,他不觉得奇怪。既然别人幸福温暖满足的笑容会在他的镰刀下变得血肉模糊,那他的——

  他的未来,会被其他什么人毁掉,那也一点都不奇怪。

  

 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想这么多事情,可他现在,却几乎连感叹他都想了些什么的余裕都没有。

  

  青年把手伸向了背包里的匕首。

  就在半天前,那把匕首被少女装在礼盒里送给他,作为礼物,在她的见证下被拆封。

  「这个可以吗,Zack?」

  ……他居然觉得,他从那双总是毫无波澜的眼睛里读到了期待。

  

  「还是说,果然还是镰刀那样的比较好?」

  少女见他不说话,不太确定地问,眉头也稍微皱了起来。

  

  他看了看匕首,握着很有分量,刀身上也没有半点锈迹。用它杀人,一定可以做得干脆利落。

  ——不会有痛苦。

  「这个就行了。」他那时回答。

  

  还有一件事。

  就在这里完成吧——那个约定,和Ray的约定。

  现在应该就是最后的机会了。

  否则,说不定在他走到第一个刑警面前之前,就已经被手枪打成筛子了。

  

  “喂,Ray。”

  他的手握住了匕首,居然莫名地觉得自己有些颤抖——

  

  “约定,在这里履行吧。”

  

  “别用那样的表情看着我,别总是一脸不爽的样子。”

  青年盯着少女皱得紧紧的眉毛,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。她一下子用双手捂住额头,眼神里的控诉取代了烦恼。

  这看着还舒服点。

  

  “——所以,都说了,我什么时候都可以。”他难得地,认认真真,一字一顿地和少女强调着。

  “其实你的表情也没有那么无聊,而且,Ray,就算你还是那幅死鱼眼,杀掉你也绝对不是什么难受的事情。”

  “因为是你。”

  “光是想到结束你的生命的人是我,只有我,只会是我,我就已经足够享受这件事了,Ray。”

  “——我想杀掉你。”

  

  少女愣愣地看着他,想也没想反驳:“但是那样的话Zack……”

  Zack之后怎么办。

  

  不需要她说完,青年也能猜到她要说什么,不屑一顾地哼了一声,说道:“你都已经把我带到这里来了,剩下的路我怎么可能走不过去啊!别小瞧我了!”

  

  “……Zack。”

  

  “啊,所以说Ray……”

  

  少女突然拉住他的袖子,无声止住了他接下来的话,然后,突兀地,回以同等的认真,一字一顿地说:

  “我们去看电影吧,Zack。”

  

  

——


  谢谢琪琪的封面(●´▽`●)

  http://trampki.lofter.com/post/1cecf200_a69e4b3

  

  因为这两章不太好拆开所以双更w

  下一章指路:(七)

评论
热度(64)
  1. 松野白短卷连川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连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