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川

[杀戮天使]甜甜圈(四)

CP:Ray×Zack

前文指路: 

  (一)  (二)  (三)


※本章涉剧透B1以及Zack和Ray在游戏结局后的去向。

—— 

(四)憂鬱


  三天前。

  

  白日的喧嚣。

  少女毫无违和感地融入吵闹的人群中,消失不见。

  

  ……这样,就没问题了。

  Ray在服装店里假装看着衣服。

  到了这里就没人会发现她了。

  

  暂时。

  

  觉得发愣的时候太久了,她挪了挪自己的位置,打量下一件衣服。

  

  早上回过神来,她就已经在街上了,手里握着Zack给她的小刀——满是血的。

  Ray摇摇欲坠地站在阳光下想了半天。

  啊,对了,想起来了,她趁着周围施工的吵闹,把收容设施的玻璃打破跑出来了。

  因为这样有勇无谋的举动,手上已经满是伤了,腿也跑到僵得几乎走不动路。

  

  之前一直没有这么做,是因为就算逃出了房间,也没多大可能从那里跑掉。能跑出来真是个奇迹。

  那,为什么,忽然决定,要逃跑了呢。

  

  啊。

  啊…………

  又想起来了。

  金发的少女又摇摇晃晃地走了两步,眼睛里却闪烁着异样的光芒。

  

  因为Zack,被判死刑了。

  死刑……到底是什么样的啊。就和断罪一样,被绑上电椅,关进毒气室,注射危险的药品吗。还是说吊上刑架,砍下脑袋,往太阳穴上开枪呢。

  

  那样的话,就算是Zack,也是会死的吧。


  必须要救他才行。

  怎么做。

  好难。

  可是必须想才可以。

  

  要,救他,才行。

  

  

  两个小时之后,Ray处理好自己的伤口,把自己收拾得精神了些。

  

  嗯,这样看起来应该一点也不可疑。

  口袋里也有钱……

  ……偷窃,应该,不算是虚伪的事情吧。

  Ray有些心虚地想着,走进了商厦。

  

  Zack被判死刑是因为杀人吧,那能不能证明Zack没有杀人?

  ——Ray一边思考着,一边神游地拿出了一件衣服。

  

  她的证言肯定谁都不会听,那应该找当年的证人吗?

  ——衣服太大了,她有点拿不住。

  

  确实,她还记得剪报上的日期和地点……不过那时候的案子还没有查出结果吧。那Zack是因为其他的事情被定罪的吗?比如说——大楼里的事情?

  ——她顺手理着衣服上的皱纹。

  

  大楼自毁了,应该没有人能取得里面的录像才对,那么为什么Zack被定罪了?难道是因为,没有别人从大楼里出来吗?

  ——Ray不知道自己离真相很近了,只是把衣服平举,装作在审视。

  

  那是不是,只要有别的嫌疑人,就可以分散Zack的嫌疑了?

  比如说,她。对,她就可以,只要她现在做一些能让警察觉得之前的犯人是她的事情,然后再被逮捕的话……

  

  Ray的思考顿了顿。

  

  可是,如果Zack知道她说谎了,肯定会觉得讨厌。

  说不定,是Zack自己承认了一切呢。

  ——她的表情都皱了起来。

  

  “小姑娘,你喜欢这件衣服吗?”不知什么时候,店员走到他身边,问着。

  

  “不是的……”Ray下意识就想否认,这才看了看手里的衣服。

  深色的外套,还带着一个大大的兜帽,对她来说尺寸大概大了点,但是……

  Ray比了比衣服的袖子。是长了些,手被袖子挡住了一半。她又扯了一下帽子,宽大的帽檐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遮起来似的。

  她眨眨眼,改口:“嗯,我喜欢……请帮我结账。”

  

  店员有些担忧地问:“我给你换一件小一点的吧……而且这件卫衣也是男款的,要不你挑——”

  

  “不用了,这件就很好。”Ray确信地说,把脸埋进布料里深深地呼吸,“这件就很完美。”

  

  她在大楼的商业区里漫无目的地走着。

  穿着这件衣服,好像就这样无所事事地到处晃悠也很开心。

  走着走着,见到一家店的玻璃外墙,Ray像是被吸引一样走了过去。

  

  探着脑袋,Ray偷偷打量着玻璃里的自己。

  兜帽快把她整张脸都挡住了,阴影下面只能稍微看见她自己的眼睛,根本看不清她是什么样的。只是几缕耀眼的金发却从衣服里漏了出来。Ray后退两步,把头发理好,又用同一个角度看了一次——

  啊,这样看起来就和Zack一样了。

  

  一样。

  

  回过神来的时候,Ray看到玻璃里的自己的脸上,带着一个笑容。

  笑。

  诶?

  她急急忙忙地把帽子拉了下来,摸着自己的嘴角——

  啊,她真的,在笑。不是刻意拉扯出来的笑容,是真的,笑了啊。

  

  她也会笑了啊。

  

  “Zack……要是你能,看到现在的我就好了。”Ray愣愣地开口。

  然后她又愣愣地看着玻璃里自己的眼神迅速黯淡下去。

  “啊,果然没办法一直笑着啊……所以说,要是Zack你能看到刚才的我就好了。刚才的那个表情,Zack也不会觉得像人偶一样了吧。”

  “……下次,下次见到Zack的时候,不知道还能不能像这样笑得出来。”

  

  “啪——”Ray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脸颊。

  “不是说丧气话的时候,还有事要做呢——救出Zack。”

  “还有,学会笑……”

  

  她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商业区的边缘。这里人不算太多,所以她刚才的举动也有些引人注目。

  一边隔间里的检修电工更是诧异地看了她一眼,问:“小妹妹,你没事吧?”

  

  “没事,真的没事。千真万确。”Ray认真过头地说道。

  

  “呃……没事就好、”电工有些尴尬地摆摆手,话还没说完,这时,他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  “……真麻烦啊。”他低声抱怨,利索地丢下工具关上了隔间的门,一边接电话一边跑到了楼道里。隐隐约约地,能听到楼道那里传来“你到底有完没完啊”“我可没空……”之类的话。

  

  Ray看了看楼道。

  又看了看隔间。

  隔间的门上贴着黄色的电气标识,有一个密码锁。她若有所思地走了过去,用袖子把密码锁擦干净,然后离开了这里。

  

  二十分钟后Ray再回来时,电工已经走了。

  

  Ray踮起脚尖,贴近了打量密码锁。

  2、3、5、9……

  她无声地读着。

  

  “Lucky……”她轻轻地自言自语。

  

  “啊,不对。不应该是这样的。”

  

  Ray深呼吸,扯出一个笑容,又重新说了一遍:

  “Lucky。”

  

  ——

  

  “……向警局寄那封信的也是你吧?炸了大楼?B1的时候也弄了爆炸吧。”

  Zack支着脑袋,有一搭没一搭地和Ray说着话。

  

  “嗯。”Ray开车看上去有点吃力。转过了眼前的弯道才接着说,“那时候偶然遇到正在配电室检修的电工,而且他还因为有事暂时离开了。配电室用的是密码锁,还是金属质地的,擦干净之后下次按密码会留下指纹。只是四位数的密码,试起来不用太久,而且那座大楼里不少管理室都是用统一密码,燃气……”

  

  “啧,又没问你怎么做的。”Zack撇嘴,打断她的话,晃了晃有些晕乎的脑袋,勾起一个笑容。

  “不过,真是你做的!我还在想那他们怎么会突然来问我有没有同伴……真想让你看看他们当时紧张的表情啊。”

  “如果知道你是个女人,那些家伙会不会吓得说不出话来啊!”

  

  Ray奇怪地沉默了一会,才答道:“Zack最近,也变得喜欢说话了呢。”

  

  “哈?还不是因为你老是和我说话啊!”Zack不满地反驳。

  

  “这个不能算我的错吧……”Ray略微不忿地回答。

  

  “切。”

  

  “……之前,我有一次笑了,我自己都没有察觉到,偶然看到的,但是笑了。”

  Ray忽然说。

  “‘笑’这件事……好像不是我想控制就能做好的呢。”

  “那样的笑容,Zack看到了也不会觉得无趣吧?……但是呢,Zack当时,不在我身边呢。”

  

  “……哦。”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,Zack干巴巴地回了一句。

  

  这个时候,是不是应该问她那时候能露出笑容的原因?

  可恶,我不擅长和人说话这种事啊!

  

  “嗯。”Ray点点头,又没头没脑冒出一句话,把他刚才的想法噎了回去,“……还有我不是女人,是女孩子哦。”

  

  “有什么区别吗?……啊。”Zack说着说着,自己没了声音,把视线转向窗外,“哦……”

  

  

  过了很久,久到Zack都快忘了刚才的话题。

  Ray又开口了:

  “……Zack,不在意吗?”

  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

  “爆炸。”

  

  “……嘛,挺疼的,不过我现在不还是好好的吗。原谅你了。”

  

  “不是的,我不是说B1的事情……不光是,说B1的事情。”Ray慢慢把车停了下来,“商贸大厦,会有很多人受伤吧……说不定,也会有人死呢。是我做的。”

  

  “嗯……你这是,在和谁说话呢?”

  Zack的声音异常地近。

  Ray一回头,就看到Zack的脑袋在她面前,然后,下一秒,Zack伸出手掌——

  拍。

  

  “痛。”Ray面无表情地捂着自己的额头抱怨。

  

  “哼。”Zack嚣张地嗤了声。

  

  Ray放松手臂,正好挡住了自己的表情。Zack只能听到她自言自语似的说着:“……是呢,是Zack啊。”

  带着安心的轻快。

  

  “不开车了?”Zack转移话题似的拉了拉车门,却打不开,啧了一声不满地踹了一脚。

  ——当然还是没打开。

  

  Ray靠过来,越过Zack拨动了一下那个门边的小滑块,说道:“嗯,接下来就是市区了,警车非常显眼,我也不怎么找得到摄像头的死角,所以先下车。”

  

  Zack试着又拉了一下门把手,门驯服地向外滑去。

  ——开了。

  啧。

  

  “那边有一栋废弃的旧居民楼,可以待一会,也有休息的地方。Zack在那里等我哦,我去弄药品什么的回来。”Ray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,接着说。

  

  “啊?你要自己去吗?”Zack敏感地抓住了话里的重点。

  

  “对。”Ray顿了一下,“Zack,我不会有事的。等我回来哦,绝对要等我回来哦。”

  她跳到地上,伴着一句觉得困扰极了的低语:“……别再消失不见了。”

  不用看也知道她肯定皱着眉毛。

  

  “喂,Ray!”Zack对着她大喊。

  

  “嗯。”少女不明所以地回过头。

  

  “你自己去我是没意见……但是你的手。”

  

  “嗯?”

  

  “……你手上也受伤了吧,等会,也买你自己用的药啊。”

  Zack一边说,一边把手放进口袋里,眼睛四处转着,就是不看向Ray。

  

  “嗯,我会好好处理的,一定不会,成为Zack的负担的。”

  被暖阳的色彩渲染着,少女柔和,又温暖地微笑。


评论(15)
热度(104)
  1. 松野白短卷连川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连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