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川

[杀戮天使]甜甜圈(三)

CP:Ray×Zack

我要Ray亲亲才能站起来_(´ཀ`」 ∠)_


前文指路:

(一) (二)


——


  (三)BANG

  

  

  少女最后低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警员,收起了电击器。风吹过的时金黄的秋芦摇曳着,轻易地挡住了她的视线,她伸手把芦草拨开,一步一步,艰难地向Zack走了过来。这里明明不是海洋,却让人有种她要溺死在这里的错觉。

  ……就她那点个子,都快要被荒野里的杂草淹没了。

  

  少女穿着一件带兜帽的卫衣,但是已经灰扑扑的,像是在地上滚了一圈似的脏,步子也不稳,像是耗尽了所有的力气一样。她抬头看Zack,可是正好逆着光,兜帽的帽檐又垂下来,Zack看不见她的眼睛。

  ——只看见她扯了扯嘴角,像是要说话,像是要露出一个微笑,又像是难过极了。

  从兜帽里露出了几缕金色的头发。

  

  “喂,你打算在那里待到什么时候,”Zack回了一个笑容,“Ra……”

  

  他的话还没说完,Ray一把扑到他身上。

  “Zack!”喊着他,声音闷闷的——带着哭腔。

  

  Zack眨眨眼,下意识地接住了她,答着:“噢——是我。”

  

  Ray的帽子被带了下来,Zack也终于能看见她的表情了——

  哭着,眼眶都红了,满脸都是眼泪,却又偏偏,开心地笑着,像满月一样美丽的蓝眼睛里盛满了光芒。

  无比,无比幸福的样子。

  

  “我做到了——终于,你还没有死,太好了,太好了……”她语无伦次地胡乱说着。

  

  “我看起来有那么容易死吗?啊?”Zack有些不知所措,拍了一下她的脑袋,恶狠狠地说。

  

  Ray却没半点接受他的话,反而担忧地,认真无比地回答:“……看起来,就像随时要死掉了,Zack,我很害怕,Zack……”

  

  然后想是想到了什么似的,Ray一下放开他,在口袋里翻找起来。

  Zack愣愣地看着Ray放开双手,一时之间,居然觉得心里有点不开心——啧,闹哪样?

  

  “……要帮Zack处理伤口才行。”Ray自言自语地翻出了几样东西。

  

  Zack明白了她的意思,撇嘴:“这个啊,不成问题吧,你不说我都忘了。”

  

  “……怎么可能没事!”Ray皱眉,拉住Zack的手,执着地说,“Zack,坐下来,不要乱动,我帮你治疗。”

  

  枯黄的秋芦干燥又柔软,坐下来,四周都被干草包围,莫名地有种安心感。

  

  Zack乖乖地坐在地上,但还是忍不住抗议着:“你真是大惊小怪啊……比起这种小伤,不先逃走没关系吗?”

  

  “……这样的伤才不是小伤。”Ray闷闷地说。

  “没关系,这里离监狱已经很远了,其他人是不会像Zack你跑得那么快的。一时半会追不上来。”

  “我把监狱里其他车的车胎都弄破了,只留了这一辆。”

  “……没有车的话,他们会不会追过来都不好说。那群人,还挺忌惮Zack你的。”

  “等会儿正好可以开这辆车回城区,然后就能弄到其他药品和食物了。”

  

  “……那你是怎么追过来的?”半晌,Zack才问。

  

  “我藏在刚才那辆车底下。”

  Ray一边说着,一边消毒好了镊子,抬头,却看到Zack目瞪口呆地看着她。她不明所以,但还是举起镊子,叮嘱道:“Zack,可能会很痛,忍耐一下,千万,千万不要乱动。”

  

  不锈钢的医用镊子闪着银白色的光。

  

  “……喂,你说很痛是指……”Zack看着Ray手里的镊子,莫名有种不太好的预感。

  

  “啊!啊啊啊啊啊!!!!”

  “你等等!呜哇!!!”

  “好痛啊混蛋!”

  

  ……预感成真了。

  

  Zack嘶嘶地吸气,缓过劲来的时候发现Ray正抓着他的手。

  又或者说,他使劲抓着Ray的手。

  

  “对不起……”

  伤口似乎已经处理完毕了,他隐约感觉Ray最后涂了什么药,现在感觉确实轻松多了——

  但Ray还是低着头。

  “其实,应该有麻醉再处理比较好,因为真的很痛呢……但是伤口出血太厉害了,我怕不止血的话,等不到市区……”

  “果然很疼吧?”

  “对不起……Zack,居然,让你受了这么重的伤……我很没用吧……”

  

  啪嗒——

  Zack看着一滴泪从Ray的眼眶里落下。

  

  他伸出手,胡乱地揉了揉眼前这个女孩的脑袋:

  “……你这家伙,几天不见,还真是又会哭又会笑了啊。”

  

  Ray像兔子一样抬头看着他。

  

  “一点都不会没用。说真的,你真厉害啊,Ray。我之前也逃跑了几次,每次都被抓回来了,没有你的话,我完全不明白弄不懂那里。”Zack说着说着,哈哈地干笑了两声,“虽然我现在还是不太明白,但是你果然很厉害啊,Ray。”

  

  “……这是,在夸我吗?”她轻声问。

  

  “嗯,做得很好,Ray。”Zack又在她脑袋上拍了拍。

  Ray却忽然小心翼翼地抓住他的手,贴在脸颊上,然后才眯起眼睛,露出了一个心满意足的微笑。

  

  ——笑了。

  

  ——被抓住了。

  Zack心想。

  

  他僵硬地抬着手,觉得自己没有半点把手收回来的力气。

  手心是另一个人的体温。

  

  被抓住了呢。

  

  只是享受了片刻的安宁,Ray便站起来,眺望了一眼监狱的方向。

  “走吧,Zack。”她用柔软的声音肯定地下了判断,“现在还很安全,慢慢走也没关系。回到车上Zack就可以休息了。我来开车。”

  

  少女的身影笼罩在夕阳的余晖下,像是要随时会消失在这片广袤的荒野中一样……

  却又毫无疑问地,就在这里。

  一瞬间,他觉得只要跟着眼前这个人,就没有去不了的地方。

  

  “……啊。”Zack愣了一会才回答。

  

  Ray乖巧地等在一边,等Zack站稳了,才拉住了他的手,说:“走吧?”

  

  Zack回头看她。

  她也正看着自己。

  对上了Zack的目光,Ray很快扯出一个微笑,带着一丝微小的期待问:“Zack,我现在,是什么表情?”

  

  什么表情?

  ……稍微有点无力,有点刻意,但毫无疑问,是个漂亮的微笑。

  

  “不像哭又不像笑,难看死了。”Zark嫌弃地说,转过头去。

  但他还是瞥见,Ray听到他的话迅速皱起了眉。

  

  “……还是不行吗。”少女闷闷地自言自语。

  

  他也不接话。

  

  他们就这样一前一后地走着,走着。

  Ray总是会领先他一两步,挥着空着的那只手努力拨开前面的草穗,然后再微微侧身,简直就像,就像是在为了他而清理道路一样。

  

  多余的担心,Ray。

  我可是怪物啊,这点杂草,别说挡路,我根本就没半点感觉。

  相比之下,你才是那个易碎品吧。

  

  「Zack是人类。」

  

  脑袋里冒出了这句话,打消了Zack想开口阻止Ray的念头。

  切。

  

  人类吗……

  

  “呐Zack,还记得我们的誓言吗?”

  关上车门,Ray又一次出声了

  

  “……不可能会忘吧?”Zack直视着前方,没有半点看向Ray的打算。

  

  “Zack现在还愿意……”

  

  “愿意。随时都可以。只要你想的话,现在也可以。”他抢着说。

  

  “是吗。”Ray的声音透着一丝安心,“不过不用是现在,我会帮Zack找到安全的地方的,其他的,都是那之后的事情。”

  

  “啊。”

  

  “而且……”

  

  “啊?”

  

  “我不会让Zack为难,不会让Zack因为杀掉这样的我而觉得不高兴的……我会学着怎么笑,学着怎么哭泣。”

  不用回头,Zack也可以想象Ray的脸上正带着温暖的微笑。

  

  “……总有一天,会露出让Zack也觉得满意的表情的。”

  “到那个时候。”

  “到那个时候,请杀了我。”

  

  “Zack。”

  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

  “话说Ray,你开过车吗?”

  

  “没有(•ω<)”

  

  

  ——

  

  

  在这里可以算是完结了,最开始就是想写一个Ray英雄救美(喂)的故事。四及之后是一些小糖糕,写着自娱自乐w 如果各位愿意看的话也非常感谢。

  最开始想写的是:

  (Ray不会让Zack死。)

  (如果这个世界要他死,那就毁掉这个世界吧。)

  (BANG!!!)

  



评论(14)
热度(105)
  1. 松野白短卷连川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连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