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川

[杀戮天使]甜甜圈(一)

  CP:Ray×Zack


  原作:殺戮の天使

  星屑KRNKRN在ニコニコゲームマガジン上发布的独立恐怖解谜游戏。正在漫画化中。


  等不及岚少实况的更新就去撸了原作,音效和动作效果都做得特别棒!简直不敢相信RM类游戏能这么棒!更重要的是角色设定棒极了!可爱!Zack真是天使!这个主题的羁绊能让人觉得这么HE真实不可思议!

  然而……没有任何,后日谈。想吃一把糖所以就写了这个w 标题来自ドーナツホール。


  ※:一切荣归原作者w


————

(一)献以盛大的烟花


  

  

  「我会在明天中午炸毁密尔沃基的湖岸商贸大厦。如果以撒·霍斯特被处死,我会炸掉WT大厦。」

  

  一封印刷的信正躺在警局中央的桌上。

  纸上只有一句话,却让整个警局的人都神情凝重。

  

  这封信是昨天和外卖一起送进警局的,外卖员走后好一会,打开袋子的警员才发现外卖还付着一封恶作剧信。

  打电话问了外卖员,外卖员迷茫地反问:“什么纸?外卖单打错了吗?”

  

  每个月投到警局的恶作剧信有上百封,这封信和其他恐吓信一起收进柜子里。

  只是有几个人看到信上提到的名字,随口说了两句“以撒?那个杀人鬼不像是有同伙啊”、“不过那家伙真是个大麻烦啊,要是判决是立即执行多好,缓刑这一年还不知道监狱那边要出多少乱子”之类的话。

  也就没人在意了。

  

  可这封信刚从柜子里被拿出来。

  因为接线员放下电话之后,转告了一个让他们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消息:湖岸商贸大厦底楼发生了爆炸,请出警维持秩序,楼体情况不容乐观,需要紧急疏散楼内所有人员。消防队正在赶过去,听说火势也很严重。

  

  底层是一栋大楼检修最频繁,安保最细致的地方,是什么样的人,能在那栋大厦的底层制造一场爆炸?!

  接线员说话时的声音都在颤抖,他不敢想象在人员那么密集的地方,一场爆炸意味着多少死亡,无辜的顾客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不会有任何抵抗能力——光是疏散时的混乱就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受伤。

  

  ——就为了一个杀人鬼。

  

  “……要不要,问一下以撒·霍斯特?”

  许久的沉默之后,不知是谁小心地问。

  

  

  威斯康星州监狱。

  

  狱警如临大敌地站在铁门外。

  

  铁栏杆那边是一个青年,浑身上下,包括脸在内都缠着绷带,进了监狱后应该都没有换过,现在早就满是污迹了。听说他的绷带下面都是烧伤的旧伤,光是想想都让人觉得可怕。

  但如果他只是样貌可怖,狱警也不至于在门口犹豫这么久。

  这个月监狱里一共二十二起打架斗殴和袭击狱警的事件,有十九次都是眼前这个家伙干的。

  连环杀人事件的凶手,就连被逮捕之后也没有一丝悔改的杀人鬼。

  以撒·霍斯特。

  

  如果可以的话,他真想把这件事推给别人做。

  

  ……要不然,还是回去多叫两个人来帮忙吧。

  

  “喂。”Zack开口。

  他抬起头,本来被兜帽的阴影遮盖的脸露了出来,那双满是疯狂的眼睛就这么毫无遮拦地直视着狱警。

  “——我说你,看什么看。”

  

  “有人要见你,”狱警压低了声音,公式化地说,“是州警,戴上手铐和我走。”

  说完,他把一副打开的手铐丢进了栏杆里。

  他想掩饰他声音里的颤抖,但是他掩饰不了自己像是怕被蛇咬了一样的动作。

  

  Zack看了一眼落在地上的手铐,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,说道:“你以为你说什么,我就会做什么吗?”

  “我说你啊,是不是,害怕我啊?!”

  话说到一半,他毫无征兆地一拳重重地打在铁栏杆上,“哐啷”的巨响震得狱警后退了两步。

  完了,还自言自语着:“……啧,果然铁做的东西真硬啊。”

  

  狱警勉强压下自己的不安,重复道:“戴上手铐,然后和我走。”

  

  Zack挑衅地回答:“你可以自己来给我戴上啊。”

  

  ……开什么玩笑!

  

  正好一边,巡查的另一个狱警经过了,他赶忙叫住对方:“喂,帮我叫两个,不,多叫几个人过来——”

  

  “怎么了?”

  

  “我得把这家伙弄出去,有人要探视他——”

  

  “……谁啊。”巡查的狱警走了几步朝这里看,看清之后一下子一副烦躁的样子,“哪个不嫌事多的非要探视他?也不知道我们这里有多难办……”

  

  “州警……湖岸商贸大厦不是爆炸了吗,听说之前有人给警局寄了恐吓信,和他有关。”

  

  爆炸?

  本来百无聊赖的Zack忽然间竖起了耳朵。

  爆炸……爆炸……这个词好像让他想到了什么,是什么?可恶,他不擅长考虑什么复杂的事情,到底是什么啊。

  

  “……这家伙还有同伙吗?”

  

  “是啊……不过看来也是个疯子,做这种事有什么用,当警察是可以威胁的吗?我看,这件事也该由这家伙来负责,毕竟是因为他才出的事——”

  

  啧,烦死了,接着说爆炸的事情啊。

  Zack不耐烦地站起来,踢了栏杆一脚:“你们有完没完啊!不是要带我去见谁吗?快点啊!”

  

  

  ……他被带进会见室的时候还是没有戴手铐。

  

  打开牢门时四五个狱警围着他,可谁也不敢想做亲手给他铐上手铐的人。别开玩笑了,受伤了疼的可是自己啊——

  好不容易有一个人动了动,Zack就看向了他,眼神像是狼一样凶狠,说的却是:“干嘛还不走?我又不会干什么。”

  

  几个狱警愣住了。

  “既然他都说了会合作了……不铐手铐也没事吧”

  

  于是他就这么大大咧咧地走进了会见室。

  

  玻璃另一边,警察打扮的人刚拿起话筒要说话,Zack一下跳上了椅子,脑袋顶着会见室的玻璃,居高临下地问:“喂,找我什么事?”

  

  年轻的警察瞪大了眼睛。

  

  Zack身后的狱警见状就要上前。

  Zack回头看了一眼,狱警又止住了脚步,但还是不得不开口:“霍斯特,请用话筒和探视的人说话——”

  

  “啊,哦,还有这回事。忘了。真麻烦。”

  Zack伸出手,抓起桌上白色的话筒,粗暴地在玻璃上敲了敲——那边的警察受不了地把话筒从耳边拿开。

  “——这样听得见了吧。”

  

  负责问询的警察无奈地看着Zack把话筒拎着放在脑袋前面。

  ……算了,和这个家伙是说不通的。而且说不定,他是故意的。

  他清了清嗓子:“霍斯特先生,我想询问的是,你是否有同伴,如果你愿意供出同伴的信息……”

  

  “没,干嘛问这个。”Zack想也不想地反问。

  

  警察噎了一下,继续说着:“或者是否知道任何人可能想要把你从这里救出去……”

  

  “我不都说了没吗?”Zack的口气不耐烦极了,“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,为什么问我这个?”

  

  “这不是你需要关心的。”

  

  “切,不说吗。”Zack嗤了一声。

  

  警察继续诱导地说:“霍斯特,你现在已经被捕,而且被判决了死刑,唯一能让自己得救的方法,就是配合我们的调查获得减刑……”

  

  可Zack没半点听他说话的意思,有一下没一下地抛着手里的话筒,然后再接住。一会儿像是腻了,突然握住话筒,开始自言自语:

  “……只好我来想了吗。”

  “突然来问我有没有同伴,那肯定是因为我有同伴?”

  “不对,我明明就没有那种东西。”

  “既然没有的话,他们是想听什么?”

  “……怎么样才能让这家伙说清楚点啊?”

  “……”

  

  Zack的思考没持续一分钟就到了极限,他忍无可忍地一下扯断了电话线:

  “烦死了!”

  “……我脑袋本来就不好,别逼我想这种事啊!”

  

  电话坏了,这边的声音已经传不到玻璃对面,但是再怎么迟钝的人都能看出眼前这个杀人鬼忽然间生气了。

  狱警不动声色地开始叫人,一边死死地盯着Zack的动作。

  

  像是察觉到背后的视线,Zack忽然间回过头,看了他们一眼。

  一个狱警已经把手放在警棍上,心里想着:这种时候要是能配枪就好了。

  

  然后他们就看着这个危险的杀人鬼低下了头,喃喃道:

  “要是Ray在就好了。”

  

  Ray?

  离得近的狱警听清了,不明所以地皱眉。

  

  Ray?

  Zack觉得什么东西在脑海里亮了一下。

  

  Ray!对了Ray!爆炸,就像B1那次一样Ray不知道怎么做出来了爆炸!

  

  ——是Ray给他的信号啊!

  

  Ray……对,除了Ray,还有谁,还有谁能叫他的同伴啊。

  Zack低低地笑了起来,拿着手里的话筒,敲门似的扣了扣玻璃,对那边的狱警说道:

  

  “最后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  “你说……这个玻璃,能不能毁掉啊。”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
评论(20)
热度(229)

© 连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